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亚美游文苑 > 正文

陌上桑(四)

2018-11-28 10:02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老跋谢过大老武,转头去求助崔大师,两人交往多年,彼此欣赏。款款踱到画案前,欣赏老崔刚刚杀青的一幅六尺天柱山烟雨图。关于赵公,崔大师的口风紧,不想多说。这个老跋呀!崔大师看她这副摸样,禁不住哈哈大笑,一不伤筋,二不动骨,不必紧张,就是随便摸摸嘛。桑妹一头雾水,上啥班?

◎明月 

(上接11月26日13版)

大老武跟陈校长是多年的老棋友,两人踞枰博弈,厮杀了半辈子,感情走得深。次日,大老武便回话说,他跟陈校长咬过嘴了,言谈话语间流露出几间副校长室尚缺几幅补壁的字画。

就恁么简单?老跋不信陈校长就恁好说话。

别急,还有补充条件呢,老陈特别提醒,只欣赏赵公的墨宝。

老跋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老陈真会出难题。

赵公是个出了名的抠先生,窟窿拔蛇,涩!一字难求,我跟他仅是点头之交,只怕到时张嘴了,人家不一定给面子呀。

大老武说,我跟他也只是见面熟,没有交往过。

老跋顿了一下,补充说,麻烦你帮我再问问,送他几幅崔大师的墨宝咋样呢?

这个……

大老武一时很为难。

老跋说,中午请你摔酒壶。

你是门缝里看菩萨,把神看扁了。据我所知,陈校长的外甥女在跟赵公学绘画。

老跋哦了一声,船在这里湾着哪!     老跋谢过大老武,转头去求助崔大师,两人交往多年,彼此欣赏。就问他手里有没有赵公的字画。

崔大师说,先不说这个,你过来一趟,品尝一下朋友送我的太平猴魁。

火烧眉毛,我哪里还有闲心品尝你的太平猴魁呀。

又遇到啥烦心事了?

见了面再说吧。

崔大师跟赵公同在市文化馆供职,崔大师任创作室主任,赵公为副主任。两人在诗书画印诸方是全能,各有千秋,平时拥才自重,谁也不尿谁。市美协换届在即,尚空一个不驻会的副缺,他俩都想增补进去,把身价提上去,但名额有限,只能二比一。

老跋走进崔大师工作室时,崔大师已经摆好了酒盅大的茶盏在候他。

老跋说,没心情细品,还是换成大杯吧。

崔大师遂撤走袖珍茶具,换成大盏。

老跋端起茶杯随意品了一口,咂了咂,兰香高爽,醇厚回甘,不赖!款款踱到画案前,欣赏老崔刚刚杀青的一幅六尺天柱山烟雨图。

构图大端,走笔放逸,墨气淋漓,气象峥嵘。堪称妙品,只是尚未题款钤印。

崔大师说,若是喜欢,就拿去糊墙。

不敢夺人之爱。崔兄,眼下赵公的名头在外头比你炒得响啊,传言一幅四尺山水斗方,给一头本土山羊都不换,一头猪才能换到他的三方印,且石材还得另算。

以艺养艺,可以理解。

关于赵公,崔大师的口风紧,不想多说。

老跋说,老弟被太行王屋二山挡住脚了。

说说来龙去脉吧。

老跋就把求人的难处简要说了一遍。

这个叫桑妹的是你什么人啊,这么上劲呀?

我的帮扶对象。

不就是想上个好一点的学校嘛,这是好事呀,这个忙得帮。

是得帮,我来就是求你帮我想想办法的。你知道,我一介文人,表面上牛屁哄哄,不知内情的人,还不定以为我有多大的能耐呢,其实呢,狗屁不如,一遇着办事就束手无策了。

崔大师吧嗒吧嗒嘴,深有同感,近些年文学被边缘化,玩文学的人也被边缘化了,沦为弱势群体,不如玩书画有市场,路子宽,名利双收。这样吧,你哪天方便了,把她约来我先见见。

你有门路?

孩子来城里上学不容易,总得先让她挣够生活费吧?顾顾眼下。

老跋回去就拨通了桑妹的手机,先稳住一头,再作打算。

是跋队长呀,俺家瘦猫的事有眉目了?

正在做工作。桑妹,距离暑假开学还有一段时间,我想不如这样,你哪天抽空来一趟,把房子租好,先住下,一边打工,一边等消息。

也好。

哪天来了别忘了跟我言一声,到时我帮你引见一个人。

一旁,正在雕花的张开顺提醒说,城市水深,你一个女人家脚踏生地,到时要多长个心眼。

周日那天,桑妹决定动身去山桑,赶巧身上来例假,小腹揪揪挤挤地痛,上路犯忌讳,一时犹豫起来,是去,还是不去?无奈架不住老跋一遍一遍催得紧,最后硬着头皮,还是踏上了去山桑的农班车。

老跋领着桑妹去见崔大师。路上,桑妹缠着老跋问这问那,你要俺见的是个啥人物?

一个画家。

你咋让俺跟山桑的画家扯上关系了呢?这也不搭界呀?

到时你就知道咋回事了。

崔大师正在伏案作画,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忙从画案上拖下油篓肚子。

老跋把桑妹引荐给崔大师后便匆匆告别。

崔大师的第一印象,桑妹模样不丑,只是瘦了一些,像根火柴杆。而崔大师给桑妹的第一印象却不怎么样,光头,老南瓜脸,牛卵子眼,留一副八字胡,嘟噜腮,油篓肚子,五短身材,活像个老鬼子。

桑妹禁不住掩口窃笑。

有啥可笑的?

你让俺想起一个人。

说说是何方神圣?

禅阳寺的莫师父。

他是我的大师兄,当年在浙大美院求学时跟他是同学,后来他婚姻受挫看破红尘,遁入空门。是个杂家,深谙医道,爱好收藏。

崔大师看桑妹犯愣,让到,喝茶!

不,俺不喝酒。

你很幽默呀。随即捧腹大笑。

桑妹见他笑,也笑了。

这一笑缓和了尴尬气氛。

把手递过来我摸摸。

桑妹一时猜不透他是啥意思,心提到了嗓子眼,扑腾扑腾地跳,咋能一见面,就主动提出要摸俺的手呢?这人真是,还画家呢,也太不自重了吧!便半侧着身子,脸绷着,端着架子不让摸。

你不是来应聘吗?应聘就得先过体检这一关。

俺不是。

那你是来干啥?临来时,老跋没跟你讲过进云芸足道馆必备条件吗?

没有,就叫俺来见你。

这个老跋呀!

桑妹小嘴嘟着扭头就走,走到门口,忽又折回头。想想,嘁,可能是俺多想了,看他的眼神也不像是个坏人,遂壮壮胆,把手怯怯地递过去。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崔大师看她这副摸样,禁不住哈哈大笑,一不伤筋,二不动骨,不必紧张,就是随便摸摸嘛。

桑妹心里嘀咕,你随便,俺可不能也随便。

崔大师叉开五指说,过来,扣住我的手。

桑妹犹豫了一下,试探着紧紧扣住。崔大师的手掌绵软、温厚,便暗暗发力。崔大师忍不住哎哟一声。

你练过鹰爪功?

在家年年给木杈做足摩。

难怪力道这么大,准备一下,明天就来上班吧。

桑妹一头雾水,上啥班?

云芸足道馆。是本家堂妹开的,基础工资一千八,其余多劳多得,一周实习期。

不就是洗脚屋吗,那地方名声不好听。

先实习,若是感觉不合适,你可以随时走人。

基础工资一千八,抵上她家一亩杈园的收入了,俺干!

报个名吧。

青铜尺。

这名字好!量自己,也量别人。待你安顿好,我领你去见云老板。

未完待续

Tags:桑妹 老跋 大师

责任编辑:bzbszff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